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多样的不锈钢雕塑镜面化

大田新闻网:本网讯(记者:郑宗栖) 2014年,他荣获胡润艺术榜当代艺术特别贡献奖;2015年,他参与公共空间艺术呈现的“翠城新景”项目,获得世界建筑节WAF年度最佳建筑大奖;同年,胡润百富特邀他携《再生》首批作品,在新加坡全球首次发布;同年7月,瑞士驻华大使邀请他在大使馆举办《再生》中国首展,庆祝中瑞建交65周年;2016年,他获得首届新加坡国际华人文化周文化与艺术大使荣誉称号;他的作品在40多个国家展出。

他是高孝午,1976年生于大田建设,国内知名雕塑家,现居北京。早期代表作有《标准时代》《城市梦想》《我们这一代》,近年作品有《软暴力》《出入》《再生》等系列作品。

 

(瑞士驻华大使戴尚贤与高孝午在作品前合影)


学生时代作品入选全国美展


与高孝午聊天总是充满着笑声,两颊的笑肌慢慢地提得高高的,两眼弯成线一般的月牙,笑得很到位之时会凝固定格一会儿,然后慢慢的把笑容收拾起来,最后还原成一张沉静、低调略带几分肃穆的脸。这被他人称之为“高氏幽默”。

“当时,在大田二中上中学时太艰苦了,我们的画室还是放在未使用过的男生厕所里呢。”他笑呵呵地回忆说,“农村的孩子,为什么上学,其中最根本原因是为了跳‘农门’。”

高孝午出生多子女的农村家庭里,上山砍柴,下地耕作,所有的农活他都干过。上中学时,还得带着大米和酸菜到学校寄宿。夏天时,一到周四,酸菜便败坏了,但只能加点开水伴着米饭吃。“苦!但那个时代的孩子,都跟我一样艰苦。” 高孝午说。正是这样的经历,塑造他坚韧并乐观的性格。

回忆过去总是百感交聚。饿着肚子,在画室里呆过整整一天;找不着静物,用泥捏了一个个苹果、梨、香蕉;担心文化课过不了,软磨硬泡拉着班上学习最好的同学给自己补课……

命运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1995年,高孝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福建厦门工艺美术学院雕塑系。1999年大学毕业,他的毕业创作《草原雄鹰》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

这次美展是作为庆祝新中国建立50周年重大活动之一,是当时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国家级综合性美术大展,经过一年多的准备,第一阶段即收到几万件较高水平的作品。高孝午作为一名学生,其作品能够入选全国美展实为不易,纵观历届全国美展,学生作品入选的为数不多。

高孝午说,“这些经历过的事,让我看清楚了‘可能’和‘不可能’的条件。单就梦想而言,‘曲折’似乎是必经之路。”


(《梦想归来》)


(《城市梦想-NO.1》  玻璃钢+不锈钢  142×85×125cm  2006)


不做“菜雕”


大学毕业之后的四年,高孝午在厦门承接城市雕塑、装饰等相关项目,以此为生。但彼时初出校园的他,似乎还很不擅长,在看似简单实则错综复杂的“甲方乙方”关系间周旋。

这四年,他一直在做“菜雕”。“菜雕”——当厨师,给萝卜青菜造型?高孝午说,所谓“菜雕”是指“菜”的雕塑,只图工艺,丝毫无艺术而言。

显然,理想和现实差距很大。终于有一天,他想好了,要离开。他知道,他必须远行,去寻找属于他梦想的地方。他想将自己的事业从工艺提升到艺术,作品从直观的形式美深入到社会关怀层面。说白了,他的艺术想更“崇高”一点。

自打上大学开始,高孝午在厦门经济特区共生活了八年半。他比其他地区的艺术家,更早接触到社会的急速转型和经济发展,对生活所造成的影响。这种在变动环境中拼搏生活的艰辛体验,刺激他对周遭环境的敏感观察,为了表达内心的感受,压力、困顿反而成为他追求艺术创作的动力。

2003年“非典”时期,高孝午决然离开了厦门,来到了北京。

他至今记忆犹新,那年与三位助理在前往北京时,因为四个人大包小包扛着拎着,“破破烂烂”的形象一进站就引起了车站工作人员的注意。“人家过来检查,结果我们带的行李超重,被罚了400多块钱。最可惜的是,到北京下车时,把专门带来的做雕塑用的油泥,还有以前作品的大幅设计图纸落在了火车上。”

但,幸运之神还是最终眷顾了他。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吕品昌教授看了他的作品后,让他不必参加笔试、面试,直接招进雕塑研究院的一个进修班学习。

“当时,几乎所有雕塑系的老师给进修班的学生上不过课。” 高孝午说,“对我来说,技术上自认为没必要非到美院再学一次,但在思想、理念上,这里恰恰给了我最想要的。”

 

(《标准时代》2004)

(《标准时代-瘦男》 铜烤漆 176×103×53cm  2004)

《标准时代》的仿冒大灾

 

从厦门移居北京,是高孝午艺术人生的转折点,2004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像许多从外地涌向北京的艺术家一样,必需面对严峻的生存考验,高孝午总是面带笑容处处与人为善,有一种顺应天命,谦恭自觉。

他的高氏幽默喜感,不只是流露在他脸上的表情,更是贯穿他所有作品的图式表意。2004年,他的系列作品《标准时代》创作完成——上班族的男女青年堆满笑脸,以低三下四的鞠躬,和卑躬屈膝的标准化机械式的微笑,来体现标准化的服务。

评论家这样解读其作品:从工业革命的物质产品标准化,上升到电子革命的人类行为标准化,标准服务意识扩散全球。

《标准时代》与观众见面后不久,一位中央戏剧学院的女孩找到高孝午,表达自己母亲有意收藏该系列的作品。这是高孝午第一件被人收藏的作品。女孩说,有一次,她和母亲看到一个保洁阿姨正在展馆擦拭雕塑,一边擦,一边对着这些“鞠躬小人”笑,那一幕打动了女孩的母亲。高孝午听闻这其中的故事,心里暖暖的。

《标准时代》是高孝午被公众熟识的“成名之作”,他也由此进入了当代雕塑的核心区,受到艺术界的广泛关注与认可。正当成功之门慢慢打开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是,紧接而来的竟然是一场铺天盖地被大量盗版的“仿冒大难”。

表情,正好提供给不肖商人仿冒的方便性。从2004年《标准时代》诞生以来,各式各样肆无忌惮的模仿和盗版,从中国沿海一路造假到各个角落,甚至到了东南亚和欧洲。这些各式各样的伪作,不论是从量或覆盖面而言,伪作的发展都已经远远盖过了原作。

虽然,高孝午在2008年曾经针对盗版侵权打赢过一次官司,但是对于大量遍布海内外的伪作,多到简直是不知要从何告起。

 

(《再生 鹿》不锈钢 镀色 110x80x110cm 2015)


唤醒最初的自然

 

高孝午从小生长在生态美好的乡村,春天一到,该发春的开花,该冒绿的发芽,蜜蜂、蝴蝶漫天飞舞,蛙叫蝉鸣,蜻蜓点水,小鱼吐气,蚂蚁搬家。

敦实淳朴是他的文化地理背景。家乡的淳朴自然之风,与都市纷扰躁动形成明显的两极分化,高孝午在两者之间寻找到了自我调和的支点。他一直秉持“当下即是”的观点,在艺术上实践“凡人艺术”。

“用再生唤醒最初的自然”,这是高孝午《再生》系列作品意义的内核所系。《再生》作品多以自然界的飞潜动植为主题形象,以诗意、宁静的形态,通过夸张、隐喻等手法表现自然界的异化幻生,通过“再生”幻化出来的美丽,唤醒人类对最初自然的梦想与憧憬。

2015年,胡润百富特邀高孝午携《再生》首批作品,在新加坡全球首次发布。这充分体现了高氏风格和艺术理念被这个时代所接受,也是其作品艺术魅力和人文价值的体现。

2015年7月,瑞士驻华大使邀请高孝午在大使馆举办《再生》中国首展,庆祝中瑞建交65周年。本次活动由欧丽社(Clubelysee.com)、瑞士中国商会和高孝午工作室联合举办。活动中,展出了《再生》系列部分新作品,为宾客们带来一场美妙的视觉享受。

瑞士驻华大使戴尚贤评价说,在他来中国前就已熟知并且喜欢高孝午的作品,高孝午的作品拥有有趣的形象,让人深思,其所携带的本土性和创造力是无法比拟的。

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大型“再生——高孝午个展”在厦门展出,这是高孝午13年后与厦门阔别重逢的“见面礼”。

高孝午在厦门整整呆了八年半,他对厦门有着深厚的情感。始终关心故乡的他,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厦门环境变化的关怀,并以“厦门环境”元素融入展览。

“对个人情感而言,也表达着对逝去的日子‘不可再生’的纪念。” 高孝午说,“总有一天,我会回到家乡办个展,以此来诠释一位远离家乡的游子,对那片故土魂牵梦萦的思念。”


(《再生:鱼》)

不锈钢雕塑镜面效果

亮面是指不锈钢很亮,常见镜面光泽度不锈钢分为6K、8K、10K这三种。亮面也就没有指具体,相对来说要求比较低的,也就是说明只要有亮度就可以了,泛指6K。
镜面是指不锈钢的表面状态。镜面在不锈钢在行业中属于8K表面。
双镜面不锈钢顾名思义就是两面都是不锈钢镜面。双面不锈钢比单面不锈钢难度要高很多。
常见镜面不锈钢分为6K、8K、10K这三种。一般是普通抛光,普通8K,精磨8K,超强精磨10K效果。相同厚度的一般无太大差别,10K镜面更亮;厚度越厚,效果越差,加工费用也越高。目前最为高端的镜面效果也就是手磨12K以上效果。

不锈钢镜面板是通过镜面抛光方式将BA,2B或No.1等初始表面的不锈钢板抛光成为类似于镜面表面(学名8K镜面或No.8)。
8K镜面定义:不锈钢表面经过研磨抛光,表面光亮如镜,照物映人,俗称镜面8K,其具有抗腐蚀性;且镜面板材是加工后续彩色或蚀刻板材的基板。主要应用于各类装潢或金属光学产品用途。
8K的字面定义:不锈钢白刚的耐腐蚀性取决于它的合金成分(铬,镍,钛,硅,锰等)以及内部的组织结构,其中起决定性作用是铬元素,它能在钢的表面形成钝化膜,使得金属与外界隔离不产生氧化作用,增强钢板的抗腐蚀性能力。而8K中的“8”是指含合金成份的比例度(304不锈钢主要是指镍元素的含量),“K”是指经过抛光加工后的反射率所达到的等级(K级为镜面反射等级)。8K镜面也就是铬镍合金钢所体现的镜面等级。
常见的镜面不锈钢由于客户要求的精细程度的不同,还被引申出了6K,10K,12K等,而且被“定义”为数字越大,其镜面的精细度也就越高。6K是指粗研磨抛光的镜面板,其效比镜子差一点;10K是指精研磨抛光镜面板,可以与普通镜子媲美;而12K是指超精细度研磨抛光镜面板,可满足光学用途。
但是无论是哪种程度,哪个钢种的镜面板,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只是亮度越高,反射率越大,表面缺陷(白点,针眼,橘皮纹,水波纹等)越少,就越能被客户认可。其实,这完全是市场针对人们对需求有一种更高要求的期望而提出的满足人们愿望的一种策略,并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同样高亮度都可被统称为8K。

如果您希望了解详细的北京不锈钢雕塑价格,可继续跳转了解:不锈钢荷花雕塑图片

cache
Processed in 0.01844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