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雕塑装置艺术节会




在东莞做一场当代艺术展,或许并不比在这里办一个工厂更容易。刚刚亮相的2018东莞雕塑装置艺术节,并非范明正第一次在当地进行当代艺术的试验,早在前两年,他便发起东莞“道滘新艺术节”。尽管并非新手,但是面对新的地点、新的项目,他仍然在与政府和企业合作的摸索中前进,以期为东莞打造一张新的城市名片。




胡庆雁作品《左耳进右耳出No.5》在同沙生态公园安装现场


夜色中,王伟的作品《十月》在同沙生态公园现场


旗峰山艺术馆及铂尔曼酒店外墙上张玮作品《我和我》




▶  打造东莞的“明斯特雕塑展”


东莞是岭南文明的重要发源地,曾经作为“世界工厂”和“中国制造”的代名词,东莞拥有在册的大小企业六万多家,800万常住人口中有600多万为外来人口。近几年随着在各个领域的极速转身和更新,“机器代人”、“文化介入”等概念成了东莞新的发展引擎。


当我们在4000公顷大小的同沙生态公园内看完展览,向大门方向步行时,映秀湖、十里荷塘依次在路边呈现,而与之同时而出现在视野里的,还有散落分布的雕塑作品。作为“2018东莞雕塑装置艺术节”的展区之一,同沙生态公园内共分布着29位国内外艺术家的雕塑作品。




同沙生态公园展区


同沙生态公园内,工作人员正在湖中固定展望作品《浮石》


隋建国《衣钵》240×180×320cm 铸铁

陈文令《倒立》300×142×63cm 综合材料 2018


王思顺《启示 18 3 14》300×240×160cm 铝


琴嘎《丛林》尺寸可变 32个水泥马腿、草 2017


艾墨思《THE global self》高350cm 不锈钢 2018




这并非东莞首次试水当代艺术,作为此次艺术节总策展人的范明正&赵艳婷,曾于2016及2017年发起东莞“道滘新艺术节”,通过政府、企业、艺术界及民众的通力合作,将实验艺术和当代艺术与当地民众的生活进行碰撞与融合。


在他们看来,“当代艺术、实验艺术本来就和中国大众的距离比较大,我觉得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需要一个长时间的普及过程。”除了同沙生态公园,本次艺术节还有旗峰山公园、市文化馆、铂尔曼酒店及旗峰山艺术馆等几大展区。




郑路《潺潺》500×300×240cm 含底座


郅敏《天象四神-白虎》320×120×270cm 陶瓷、金属 2017


沈烈毅《雨》140×98×80cm 2015-2017


温京博《漂》玻璃器皿 金鱼


柳青《风景》200×190×240cm 综合材料 2011


周力作品《线》布展现场及夜晚呈现效果


邬建安《白日梦树林》600×100×100cm 铜板切割


郑国谷《无题》花岗岩 多件


张晋《751 地平线 》光纤 2018




不过,在非一线城市的地区策划当代艺术活动,其挑战性可想而知。在范明正和赵艳婷看来,这同时也更具有特殊的空间拓展价值。“与前两届不同的是本届专项于雕塑与装置,这是地域的公共性需要。我们将邀请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110余位艺术家参展,展览有‘当代雕塑装置’‘学院经典’‘城市公共话语’等多个单元。”




旗峰山公园展区


李鹤《邓小平像》200×130cm 铜像


戴耘《致敬》高333cm米、底座高140cm 红砖、水泥、钢筋


任戎《四季彩虹》高300cm 钢铁装置 2018




因此,艺术节既包括全球化视野下讨论有关政治、社会、历史和文化等问题的当代雕塑装置作品,又有传统叙事语境下的学院作品,以及极具互动性且易于为民众所理解的公共雕塑。据策展人介绍,“我们的愿望是通过几次活动,打造一个雕塑之城,全城布满公共艺术地标,使东莞成为珠三角地区的文化艺术亮点城区,成为德国明斯特一样的艺术旅游城市,提升其城市形象。”




策展人范明正在展览现场




▶  在城市血管里延伸的空间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这是你在东莞地区策划的第三个大型当代艺术节,与前两个不同之处在哪里?
范明正(以下简写为范):首先就是展览的地点改变了,之前实在东莞市道滘镇,那个项目现在已经没有再做了,现在转移到了东城区。其次,前两年的展览我们尚处于摸索阶段,是一个综合性的展览;今年这次应多方面的诉求,我们作了一些调整,纯粹是转向了公共性的雕塑和装置。


Hi:为什么决定作出这样的转变?
范:其实这也是顺势而为的一件事。之前展新媒体作品,大家看一看,拉来后就又拉走了,没有长期的时效性,而且当地人可能也真的看不懂。而雕塑和装置,可以作为城市景观的一部分,比如我们看到的同沙生态公园,未来就想打造成一个雕塑公园。


Hi:所以说这些作品都会永久地留下来吗?
范:我们会通过企业够买,捐赠政府的方式,留下来一部分作品,当然这个选择作品的过程,也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比如民众的喜好,专家以及主办方的倾向。我接下来一段时间会留下来,跟进这件工作。我的意愿是把艺术节打造成“明斯特”,所以展览分了很多板块,比如我们所入住的铂尔曼酒店楼道空间里摆放的作品,不一定是在非常学术的空间,但是公众参与、空间介入性都很强。再比如同沙公园,我们一共选取了六个点,在布展上带来很大的难度,但我希望它能够带动全城的互动。




东莞市文化馆展区


曹晖《纯羊毛一号》35×50×185cm、40×75×185cm 树脂、纤维等综合材料 2005


马六明《婴儿》玻璃钢 2005


杨茂源《阿波罗》60×35×75cm 大理石 2009


欧阳苏龙《光的形状》180×150×110cm 树脂喷漆 2011


蔡泽滨《忐忑》33.5×11.21cm 铁、石膏、铜 2018


何岸《何桃源》75×265×18cm LED 灯箱 2015


袁松《风景NO.1》62×920cm 灯光装置 2017




Hi:这就是将主题定为“延伸的空间”的原因?
范:对,因为110余件雕塑装置作品从世界各地迁徙般汇集东莞,好像不同国家和地域的空间延伸到此,承载着不同文化和议题。“延伸”寓意着在信息化网络化的社会转型中,交流的意愿、频率和灵活自由,地域化的“空间”从传统的隔离封闭到逐渐的一体化。“延伸的空间”显示了现代社会思想传播中与地域隔膜的彻底消融,这次雕塑装置艺术节也充分显示了东莞在新浪潮背景下的开放与包容。


Hi:作为“在地性”项目研究者,此次展览中是如何进行挖掘的?
范:我觉得“在地性”这个概念非常有意思,但现在大部分艺术项目流于形式,不接地气,无法和普通观众产生互动,当然这也使得“在地性”的研究更有意义。这次我们发掘了两个当地特色,一个是莞香,一个是本地艺术家张松鹤。把这些当地元素发掘出来,我觉得很有意义。


Hi:比如驻地创作的设置?

范:这次展览作品也有在地的委任创作项目,比如同沙生态公园内张晋的作品、温京博的作品,还有文化馆的张文质作品,都是现场创作完成的。“在地性”的概念我们一直在推,但项目实施起来比较难,首当其冲的就是材料费的问题,有些项目就是因为艺术家的方案预算过高或者不成熟,就夭折了。




旗峰山艺术馆及铂尔曼酒店展区,中间为中国台湾艺术家李真 《大士骑龙》133×112×158cm 铜雕 2001


姜杰《在》200×160×140cm 树脂、漆、玻璃 2001


向京《Baby Baby》156×85×85cm 玻璃钢着色 2001


史金淞《脱胎换骨 双松图》340×220cm 銅镀镍 2016


埃利亚松《遗失的指南针》38×65×38cm 浮木、黄铜、磁铁、线


李怒《奇经八脉》49.5×48.5×49.5cm 综合材料 2016


陈克《后文艺复兴-青铜时代》180×130×88cm 玻璃钢喷漆 2007


蔡志松《故国·颂 7》300×60×300cm 铜板、铜线、树脂 2005-2006


席华《啮齿箱·塔》高420cm 旧箱子、铁等 2014




▶  为东莞做一张新名片


Hi:这么耗费时间的、大体量的展览,有哪些控制之外的困难?
范:问题有很多,最主要的就是布展,因为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方案,很难在整个展览的实施中统筹他们的想法。在这个过程中,突发的事件太多了,一方面令你猝不及防,一方面也会使展览预算大大增加。


Hi:此次艺术节,政府和企业方面有哪些具体的支持?
范:这次艺术节是政府主办的,展览的费用(不包括收藏费)都是来自政府的财政拨款,所以说整个展览的实施走的是招投标,相当于一个工程项目,非常正式当然也会有一些小的拘束。企业方面,比如铂尔曼酒店为展览提供了场地支持,还为艺术家和嘉宾提供比较优惠的价格入住。




旗峰山艺术馆及铂尔曼酒店展区,以东莞本地艺术家张松鹤为代表的学院派及经典雕塑展厅


白明《叠加的关系》系列 瓷、耐火砖 2018


宋红权《饺子》直径90cm、高20cm 汉白玉 2016


杨千《弃物》28×28×33cm 水晶树脂与综合材料 2017




Hi:参展阵容既有国内年轻艺术家,又有国内外知名雕塑装置大师,这个名单是如何确定的?
范:艺术家名单的确定分为几种情况,一个是通过机构,一个是通过藏家,还有就是跟艺术家本人沟通,基本上比例相当。


Hi:中国有很多配套商业地产的小镇艺术节,因此很多难以持续做下去,你希望打造一个类似雕塑之城的名片?

范:这种问题我们可能也或多或少存在,我希望把它做成中国的“明斯特”。不过,现实中的偶然性因素太多了,有些双年展做起来都不容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这次艺术节是政府主导的活动,我们是工作的团队,通过活动可以感觉到邓涛书记是一个有水平、高素质的领导干部。




旗峰山艺术馆的一个展厅展出程昕东部分藏品,图为阿曼的《音乐的力量》高210cm 铜 1986


程昕东收藏的约瑟夫·博伊斯《为了爱而生存》尺寸可变 量杯、玫瑰 1975


方力钧《23pieces》15×15×600cm 铜、金粉 2005


阿贝尔·巴罗索《中转的国家》110×70×40cm 木 2009


加藤泉《无题》126×35×30cm 软乙烯基、聚氨酯泡沫、木头 2016


詹姆斯·克拉《BOOM》85×120cm 荧光灯、亚克力管、滤光片 2011

如果您对璞塑北京不锈钢雕塑厂不锈钢雕塑案例感兴趣,可继续跳转了解其他相关案例:不锈钢雕塑多少一平方

cache
Processed in 0.021114 Second.